<form id="9ljjz"></form>
<form id="9ljjz"><nobr id="9ljjz"></nobr></form>

      <sub id="9ljjz"><listing id="9ljjz"></listing></sub>

      <address id="9ljjz"></address>

        <address id="9ljjz"></address>
        手機版

        深度|市值超3000億歐元的LVMH如何續寫增長神話?

        時間:2021-12-15 來源:互聯網 編輯:俠名 瀏覽:

        深度 | 市值超過3000億歐元的LVMH如何續寫增長神話?

        LVMH的市值超過3300億歐元,超過了科靈935億歐元、歷峰集團649億瑞士法郎和愛馬仕1345億歐元的總和。

        作者|崔西

        再給它一年時間,它就能挺過歷史上最大的“黑天鵝事件”。

        這句話指的是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團LVMH。最新業績顯示,該公司以最快的速度挺過了疫情。根據時尚商業快訊,截至6月30日的第二季度,LVMH營收為147億歐元,同比增長84%,較疫情前同期增長14%,超出分析師預期的142億歐元,創歷史新高。

        報告期內,以路易威登和迪奧為兩大核心品牌的時尚與皮具部銷售額較一季度進一步加速,同比飆升2.2倍至72.15億歐元。上半年,該業務收入也以驚人的74%增長至138.63億歐元,其中有機銷售額增長81%,較上年同期的38%進一步增長,而營業利潤錄得56.5億歐元,是2020年的3倍多。

        LVMH的高增長,部分原因是2020年同期基數較低,因為去年上半年是全球疫情最嚴重的時期,很多店鋪被迫關門,嚴重拖累了奢侈品行業的業績。伯恩斯坦知名奢侈品行業分析師Luca Solca表示,即便如此,這份業績報告也預示著行業內其他公司的銷量提升,因為LVMH被視為風向標。

        Luca Solca在報告中表示,最新的業績報告是LVMH“有史以來最強的上半年業績”。Jefferies分析師Flavio Cereda在給客戶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無論疫情過后的世界會是什么樣子,LVMH已經是一個重要的贏家”。由Edouard Aubin領導的摩根士丹利奢侈品分析師團隊認為,真正的驚喜來自盈利能力的意外表現。

        理論上,這份出色的業績報告應該會像以前一樣極大地提振LVMH的股價,但令人驚訝的是,該公司當天收盤時微漲0.2%,至671歐元。

        盡管對于投資者來說,LVMH的最新表現幾乎無可挑剔,但新的疑慮正在逐漸顯現。也就是在核心時尚和皮具板塊增長74%的情況下,這個巨頭能否繼續用LVMH式的增長速度滿足胃口大開的資本市場。

        目前看來,LVMH將面臨的風險將來自幾個方面。一是彌補疫情的短期刺激措施可能提前透支品牌價值;二是中國市場需求的變化和不確定性;第三,奢侈品市場的競爭風險;第四,高估值導致市場的高預期。

        1

        早在疫情前的2019年,市場就開始擔心奢侈品牌以短期利益犧牲長期價值。

        在LVMH發布2018年全年業績后,摩根士丹利的奢侈品分析師團隊發布了一份研究報告,詳細分析了該公司主要品牌路易威登、軒尼詩和絲芙蘭在長期運營中可能面臨的三大下行風險。

        團隊負責人Edouard Aubin澄清稱,摩根士丹利認為這些風險不太可能實現,但了解這些風險對投資者是有利的。該行指出,盡管沒有證據表明路易威登在任何主要地區的受歡迎程度有所下降。但品牌的增長可能會放緩至中位,息稅前利潤率可能會回到40%,這是路易威登30年來的低端。

        對于LVMH的核心品牌路易威登來說,這份報告從落地開始就提出了一個問題,“路易威登現在是不是太無處不在了?”

        其實路易威登只是一個代表,上述問題已經成為很多頭部品牌的共同問題。

        甚至包括路易威登、古馳、迪奧等頭部品牌。曾經對過度曝光持謹慎態度的,在社交媒體時代到來后,已經呈現出過度迎合市場的現象,而這些品牌正在采取同質化措施,逐漸失去品牌間的差異性,值得警惕。

        微信官方賬號微信LADYMAX此前的分析文章也提到,為了吸引更多的年輕消費者,近年來很多歐洲奢侈品牌都在不斷擴大入門級產品的范圍。同時,為了迎合標識狂熱的趨勢,品牌越來越多地使用Monogram,這讓他們逐漸失去了向往的稀缺感。

        ?' border="0" src="http://images.ladymax.cn/userup/2107/29101SW557.jpg" width="600" height="399" />

        奢侈品牌正在迎合logo狂熱的趨勢

        2018年,Louis Vuitton任命Virgil Abloh為男裝創意總監,后者帶來了大量潮流化設計和平民化營銷舉措,試圖與更多年輕人進行對話。此舉反映了Louis Vuitton對于新貴的迎合,在吸引了新客戶的同時,也引發一些傳統奢侈品價值擁護者的不滿。

        相似地,Hedi Slimane在Celine向Z世代風格的大轉彎,Givenchy任命Matthew M. Williams為創意總監,DIOR男裝與潮流藝術家的合作等一系列舉措都在市場上制造了爭議。

        此外,還有觀點認為,軟奢品牌不斷漲價,同時又通過不斷推出入門產品,以及過度使用logo與印花導致品牌價值的稀釋,給部分精明消費者造成價值感較低的感受,而這種現象正令一批消費者開始傾向于價值感更強的硬奢品牌。

        當前奢侈品牌采取的很多策略通常只能帶來短期收益,長期來看對品牌將產生不可逆的損害。這些品牌未必不擔憂這些舉措所帶來的潛在傷害,然而在當前日益激烈的市場競爭下,又不得不加入這場“內卷”。

        作為最初帶動這種行業競爭的巨頭,也是最具行業風向標屬性的集團,LVMH是否最終也又會被這種競爭所反噬,是接下來市場將關注的焦點。

        2

        2020年證明了中國市場在奢侈品行業的堅挺。

        然而當市場走勢越是積極,奢侈品巨頭在中國市場與歐洲市場的情形越是冰火兩重天,也就越容易引發市場擔憂。早在疫情之前,奢侈品市場也一度對于LVMH等巨頭過于依賴中國市場增長的情況表現出擔憂。況且在當前的全球地緣政治環境下,歐美投資人對中國市場長期的不信任感,也使其在疫情后繼續密切關注中國市場需求變化對LVMH的影響。

        不包括日本的亞洲市場占LVMH上半年總收入的38%。在LVMH上半年財報發布后的會議上,分析師也對LVMH首席財務官Jean-Jacques Guiony做出了大量有關中國市場的提問。

        Jean-Jacques Guiony表示,中國市場的增長非常接近于全球整體業務的增長,也就是說,盡管集團在中國市場的業務非常好,但中國市場的份額并沒有增長。特別是Louis Vuitton和DIOR在中國的增長非常強勁,但與品牌的全球增長是相稱的。

        關于中國市場需求的變化,Jean-Jacques Guiony認為中國市場需求依然像以往一樣強勁,集團沒有看到中國消費者行為模式的改變,而且業務在所有類別中不斷發展壯大,不僅是時裝皮具部門。

        一種觀點認為,Jean-Jacques Guiony稱中國市場與全球整體增長相稱,也或意味著該市場的爆發力正在減弱,或常態化。一旦最重要的增量市場增速放緩,而歐洲市場還未復蘇,那么LVMH便無法延續當前驚人的持續高增長。

        即便LVMH仍然希望提升中國市場的份額,也會遇到前文的第一個風險,即在不斷向下沉市場擴張的過程中如何繼續平衡品牌的稀缺性,而不透支品牌的長期價值。

        3

        盡管LVMH在體量上已經遠超過開云集團、歷峰集團、愛馬仕等頭部公司,甚至超過了后者的市值之和,但是旗下單個品牌的影響力上依然面臨著來自競爭對手的威脅。

        五年前,開云集團的Gucci曾經以黑馬姿態向Louis Vuitton發起挑戰,一度引發市場對其霸主地位動搖的猜測。盡管Gucci在達到歷史巔峰的80億歐元年銷售額之后便未能持續攻勢,但是曾經的膠著情形顯然是Louis Vuitton如今頗為警惕、不想重演的歷史。

        LVMH沒有想到,在Gucci之后,開云集團制造了第二匹黑馬Bottega Veneta,它的崛起證明了開云集團在孵化創新方面的獨到戰略。Bottega Veneta承接了LVMH旗下Phoebe Philo時期的Celine消費者,也是LVMH主動放棄的一批消費者。近期LVMH通過對Phoebe Philo個人品牌的少數股權投資,試圖挽回集團在該消費市場的損失。

        此外,Balenciaga也通過推出具有宏大世界觀的線上游戲等舉措,成為行業獨具特色的存在。從近期Gucci與令人頗具爆發力的Balenciaga推出Hack合作項目來看,疫情之后的Gucci、Balenciaga和Bottega Veneta已經形成了一個三角方陣,通過團結和叛逆的創新舉措,來對抗以LVMH為代表的傳統規則。

        深度 | 市值超過3000億歐元的LVMH如何續寫增長神話?

        Gucci、Balenciaga和Bottega Veneta已經形成了一個三角方陣

        與此同時,LVMH在疫情后踏上了另一條路線,集團經濟效益優先,在商業化的方向不斷深入。

        疫情期間集團關閉了Rihanna的高級時裝屋品牌FENTY以及時止損。而Fendi任命Kim Jones為創意總監和Givenchy任命Matthew M. Williams都被認為是務實之選,兩個品牌都仍未表現出爆發的趨勢。

        歷峰集團最近也恢復了元氣。本月早些時候,這個卡地亞母公司報告了第二季度猛漲129%至43.97億歐元的出色業績,較2019年同期也錄得22%的強勁增長。 報告期內,該集團在全球所有市場的收入均錄得三位數的顯著提升,珠寶和手表業務表現最強勁,分別大漲142%和143%至25.15億歐元和8.49億歐元,Alaïa、 AZ Factory、Chloé,等品牌所屬的其它部門也大漲124%至4.4億歐元。

        卡地亞全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Cyrille Vigneron今年早些時候就在歷峰集團上個財年的財報會議中表示,“珠寶部門基本上所有產品都賣出去了。”

        在收購了Tiffany & Co.后,LVMH與歷峰集團在硬奢領域還有一戰。Jean-Jacques Guiony在4月份表示,該集團在1月份完成對Tiffany & Co.的158億美元收購后,正集中精力整合該公司。

        總體而言,在過去的十年里,LVMH雖然一直處于領先地位,但該集團也從未擺脫與其他品牌的競爭。如果LVMH的創新沒有跟上,未來增長過程中的風險也將十分突出。

        LVMH的市值已經達到了歷史高點。今年以來,LVMH的股價已經攀升了約30%,近一年攀升77%,目前歐洲市值最大的公司。LVMH董事長兼CEOBernard Arnault最新的財富總額為1500億美元,較上年同期的760億美元實現翻倍,總榜位列第三,僅次于亞馬遜創始人貝佐斯和特斯拉老板馬斯克。

        作者Khen Elazar在Seeking Alpha專欄上寫道,LVMH未來的風險在于安全邊際。LVMH的市值表現是完美的,因為它一次又一次地實現了近乎完美的結果。然而,若該公司的表現只是 “好”,而不是完美,其股票價格可能會暴跌,因為投資者的期望值非常高。該公司必須在未來三年內保持完美的執行力,以證明其估值合理。

        巨頭之“大”是一把雙刃劍。

        一方面,LVMH在時裝、手表、旅游、葡萄酒和烈酒等領域布局的多元化、有彈性的業務組合,為其帶來了極為寬廣的護城河,因為從零開始建立一個奢侈品牌是非常困難的,而一個奢侈品牌最大的資產之一就是其悠久的歷史,要復制它并不容易。

        同時,LVMH還在一直強化其在品牌組合上的壓倒性優勢,僅在近期就收購了Off-White品牌60%的股份、Phoebe Philo個人品牌的少數股份,以及Emilio Pucci剩余少數股份,還通過旗下基金收購Etro。

        但另一方面,LVMH近期在創新方面的被動也很有可能與其過于龐大的版圖有關。從市值來看,截至發稿LVMH的3367億歐元市值,甚至超過了開云集團935億歐元、歷峰集團649億瑞士法郎約合600億歐元、愛馬仕1345億歐元之和。短期內,競爭對手在規模上必定無法超越LVMH,那么在創新方面或許會選擇通過大膽冒險來搏一把。

        顯然 ,LVMH應該警惕笨重。


        版權聲明:深度|市值超3000億歐元的LVMH如何續寫增長神話?是由三金網云端程序自動收集整理而來。如果本文侵犯了你的權益,請聯系本站底部QQ或者郵箱刪除。

        军人的又粗又大好爽h

        <form id="9ljjz"></form>
        <form id="9ljjz"><nobr id="9ljjz"></nobr></form>

            <sub id="9ljjz"><listing id="9ljjz"></listing></sub>

            <address id="9ljjz"></address>

              <address id="9ljjz"></address>